創造了FGO傳説的這家公司,把“櫻花大戰”做死了?(上)

伊東

2021-01-13

返回專欄首頁

作者:伊東

原創投稿

評論:
FGO的奇蹟,也許註定無法在‘櫻花大戰’身上重演。

    一去不返的“夢中情人”

    “美少女”“歌劇”“蒸汽朋克”“大正浪漫”與“動力機甲”。

    即使是在今天,能夠集這些元素於一身,的遊戲也着實不多,其中能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,大概也就只有二十四年前發售的“櫻花大戰”系列了。

    創造了FGO傳説的這家公司,把“櫻花大戰”做死了?(上)

    《櫻花大戰》(1996)

    1996年9月,由日本製作人廣井王子主導,世嘉發行的SEGA SATURN遊戲,《櫻花大戰》在日本發售,其中對戀愛遊戲進行的革命性改革,即使到了今天,仍然為不少玩家所津津樂道,而遊戲中那位有着一頭黑髮,身穿粉色和服的真宮寺櫻,更是不少男性玩家的“夢中情人”。

    對於“櫻花大戰”到底有多厲害,在互聯網上已經有太多介紹與分析,在此我就不多贅述,除了對於“戀愛模擬”,這一遊戲類型作出的根本改變之外,更是開創了“2.5次元”舞台劇,以及跨媒體偶像的先河(“偶像大師”與“LoveLive”系列企劃的活祖宗),影響力之深遠,讓其一度成為世嘉遊戲品牌的最大“台柱”。

    創造了FGO傳説的這家公司,把“櫻花大戰”做死了?(上)

    2018年,“櫻花大戰”以世嘉第二代表的名義,與當時大火的“LoveLive!SunShine!”進行了聯動

    不過,隨着世嘉自家的遊戲主機,Dreamcast在當時日漸激烈的主機大戰中退敗,“櫻花大戰”系列只能轉戰到昔日的競爭對手,索尼的PS平台進行販賣,直接導致了系列粉絲的大量流失。

    2002年,為了重振“櫻花大戰”系列的輝煌,廣井王子發表了一份了名為“櫻花大戰世界”的企劃,其中一共包括了6部全新作品,着實讓不少粉絲激動了一把

    創造了FGO傳説的這家公司,把“櫻花大戰”做死了?(上)

    “櫻花大戰世界計劃”本應有7部作品

    不過,由於在客場作戰的“水土不服”,首先登陸PS2平台發售的幾部作品,都沒有得到太好的反響,而2005年,系列在PS2平台的首部正統續作,《櫻花大戰5再見吾愛》發售之後的慘淡成績,更是嚇得世嘉直接取消了還未製作的另外四部遊戲。“櫻花大戰”的輝煌,至此正式落下帷幕。

    創造了FGO傳説的這家公司,把“櫻花大戰”做死了?(上)

    不過和其他遭到歷史淘汰的IP不同,由於系列早期巨大的影響力,以及忠實粉絲羣體的存在,即使在遭遇了《櫻花大戰5》的“暴死”,正傳基本涼透的14年裏,和其他遊戲作品間的聯動,也從來沒有停止過。

    當然,同樣沒有停止的,還有系列粉絲,以及來自世嘉內部的聲援。

    説到世嘉內部的聲援,這裏還有一段趣聞,據説世嘉內部每年,都會有人拿出“櫻花大戰”的相關企劃,內容從“京都篇”到“未來篇”,已經成為了每年夏季企劃會上的慣例,甚至因此得到了“夏日風物詩”的稱號。

    創造了FGO傳説的這家公司,把“櫻花大戰”做死了?(上)

    “騎空團”和“華擊團”的聯動(2017)

    在“世嘉FES2016”的“第一回世嘉總選舉”環節,“櫻花大戰”系列以粉絲投票第一名的成績,一舉拿下了“作品部門”,以及“最期待復活部門”兩大殊榮。面對粉絲們的熱情,“櫻花大戰”的復活也終於被安排上了日程。

    3年之後,《新櫻花大戰》在PS4平台發售。

    在宣傳之初,《新櫻花大戰》就接連因為靈魂人物廣井王子的不在,戰鬥系統的大改(SLG變為ACT),以及久保帶人的人設等問題,屢遭質疑。為了平息質疑,同時最大限度利用系列“跨媒體企劃始祖”的特色,在遊戲發售的同時,TV動畫劇集,以及真人舞台劇的計劃也同步啓動。

    可惜的是,就算這樣加大宣發力度,也沒能改變其平庸的本質,僅僅發售五週之後,《新櫻花大戰》就從銷量榜中消失,截至次年5月一共只售出18萬份,可以説是相當慘淡。

    創造了FGO傳説的這家公司,把“櫻花大戰”做死了?(上)

    久保帶人的畫技本身無可置疑,女主角天宮櫻(佐倉綾音)也足夠可愛,最大的問題出在遊戲本身

    儘管《新櫻花大戰》表現低迷,但在日本遊戲界份額日漸萎縮的世嘉,仍然沒有放棄對於這一品牌背後價值的發掘(或者已經停不下來了)。

    這次,世嘉瞄準的,是時下來錢最快的移動平台。

    炎上的櫻花“革命”

    就在去年的8月27日,世嘉公開了一個名為“B.L.A.C.K”的企劃項目,而與之同步放出的,還有一隻由田中公平作曲的動畫MV,三位女性角色形象,以及關於這個企劃的大致背景設定:

    “‘B.L.A.C.K’是由一隻為日本歌唱,為日本而戰的藝人團隊,同時也是‘Brilliant、Legislative、Artistic、Celebrity、Knights’的縮寫”。

    創造了FGO傳説的這家公司,把“櫻花大戰”做死了?(上)

    世嘉全新企劃“B.L.A.C.K”

    儘管沒有進行明説,但不少玩家光是從“唱歌”“戰鬥”“大帝國”,以及曾經的“鐵三角”之一,“田中公平”這些線索,就已經推測出了這個企劃的真實身份。

    幾天之後,世嘉在直播活動上,正式公佈了“櫻花大戰”系列的最新作品,由世嘉與DELiGHT WORKS公司聯合開發製作的移動端RPG,《櫻花革命~花開的少女們~》(以下簡稱“櫻花革命”),並放出了一段由Clover Works製作的特別篇動畫,用以闡述遊戲的故事背景。不過令不少玩家沒有想到的是,在特別篇動畫中,之前世嘉官方所放出的偶像組合“B.L.A.C.K”,居然成為了企圖手刃主角的反派角色。

    創造了FGO傳説的這家公司,把“櫻花大戰”做死了?(上)

    此前宣傳片中“B.L.A.C.K”的C位角色

    而本作真正的女主角,“咲良詩乃(SakuraShino)”,也在這次活動中正式亮相。不過,儘管身穿系列最具標誌性的大正和服,以及黑髮等特徵,女主角“詩乃”粗眉毛短髮的形象卻依然遭到不少玩家的質疑,聯想到最開始公開的企劃名“B.L.A.C.K”,更是讓人感到有些迷惑。

    其實就在“B.L.A.C.K”初次發表的同一天裏(8月27日),DELiGHT WORKS也通過官網推送等形式,發佈了一個主題叫做“日本,奪還”的遊戲企劃,只不過風格和“B.L.A.C.K”相差太遠,世嘉或是“櫻花大戰”等關鍵信息也一概沒有出現。

    創造了FGO傳説的這家公司,把“櫻花大戰”做死了?(上)

    DELiGHT WORKS新作RPG“日本,奪還”計劃啓動

    創造了FGO傳説的這家公司,把“櫻花大戰”做死了?(上)

    可以看得出來,這張宣傳圖上隱蔽了許多重要信息

    不過最讓系列玩家不能接受的,還並不是這點。

    就像我在開頭所列出的那樣,“美少女”“歌劇”“蒸汽朋克”“大正浪漫”“動力機甲”,對於“櫻花大戰”系列遊戲來説,這些元素少了哪一個都不行,而其中,代表了“太正最強蒸汽科技”的靈子甲冑(或是《新櫻花大戰》中的靈子戰鬥機)“光武”,更可以説是從初代開始,系列恆久不變的靈魂。

    “櫻花革命”的故事背景,被設定為了“太正100年”,也就是《新櫻花大戰》故事的81年後,在這個時代,系列傳統的“靈子能源”以及“靈子武裝”早已被淘汰,主流的戰鬥裝備,變成了一種可以穿戴的“靈子禮裝”,裝備之後的效果,比起機甲,説它是某種外骨骼或者義肢,也許還更加合適。

    這樣的設計,理所當然會受到老玩家的不滿。

    創造了FGO傳説的這家公司,把“櫻花大戰”做死了?(上)

    “靈子禮裝”

    不過考慮到本作背景中,超長的時間跨度設定(按照現實時間來計算的話,大正一百年應該已經進入了二十一世紀),笨重的蒸汽機甲就算淡出背景舞台,似乎也算得上合情合理。另一方面,對於手遊主力軍的新生代玩家而言,過去的“靈子甲冑”設計,確實很難讓人提起興趣,讓角色直接露出臉來,也許還更有吸引力一些。

    在這次登台亮相之後,“櫻花革命”正式進入宣發階段,不過它的麻煩,也才剛剛開始。

    “事前登錄”,算是日本手遊的傳統藝能,“櫻花革命”當然也沒有忘記。只不過這項傳統藝能,卻成為了其第一次“炎上”的重要誘因。

    在通常情況下,“事前登錄”都會以遊戲中的虛擬道具作為獎勵,在調動玩家積極性的同時,加大本身的傳播力度,以還備受關注的《鬼滅之刃:血風劍戟ROVAL》為例,大概就是這樣:

    創造了FGO傳説的這家公司,把“櫻花大戰”做死了?(上)

    基本以抽卡石頭為主,最高目標50萬人達成後,則有一張SSR技能卡片作為獎勵

    也許是登錄人數確實不夠,或者眼饞近年來Vtuber的火爆,“櫻花革命”的運營方,居然“別出心裁”地在20萬人達成之際,加上了“如果達成30萬登錄,就將啓用白上吹雪,以及寶鍾馬琳作為遊戲聲優”的奇怪獎勵。

    創造了FGO傳説的這家公司,把“櫻花大戰”做死了?(上)

    作為Vtuber公司“hololive”旗下的主播,這兩位也在之前的“那個事件”中受到了不少影響

    這一“前無古人”的怪異操作,又一次點燃了系列粉絲,積蓄已久的不滿。

    “櫻花大戰”的靈感,來自於系列主創廣井王子年輕時,觀看由自己嬸嬸所在日本“松竹歌劇團”公演,以及他自身對於歌劇的理解與喜愛。也因為如此,從初代“櫻花大戰”開始,聲優的選角就一直被放在最重要的位置,除了完全理解角色的心境以外,如何將其演繹到舞台之上,更是對於靠聲音吃飯的聲優們巨大的挑戰,而當時擔任音響監督職位的,更是在日本電影業界,都極具影響力的佐藤敏夫。

    創造了FGO傳説的這家公司,把“櫻花大戰”做死了?(上)

    《第1回櫻花大戰歌謠秀》(1997)

    這樣對於聲優,以及演出效果的“執念”,成為了日後“櫻花大戰”成功的基石,同時也為聲優的概念本身,作出了革命性的改變。

    反觀這次“Vtuber炎上事件”,雖然Vtuber也是“只聞其聲,不見其人”的工作,但hololive的這兩位主播,和專業聲優相比,還是顯得過於業餘,更不用説在脱離虛擬形象,這塊最大“招牌”之後,剩下的就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。

    不過,本着客觀公正的態度,在由這兩位Vtuber配音的角色,正式出場之前,誰也無法斷定她們能有怎樣的表現,實際上,Vtuber作為聲優為角色配音的例子,也已經不是第一次了(只不過“櫻花大戰”的情況更加特殊)。

    創造了FGO傳説的這家公司,把“櫻花大戰”做死了?(上)

    “Vtuber四天王”中的“電腦少女小白”,就曾為《無主之地3》中的主角獻聲

    事到如今,老玩家的抗議早就沒有了任何意義。

    有了這兩位Vtuber的宣傳,“櫻花革命”的知名度確實提升了不少,這種依託於年輕Vtuber熱度的“明星效應”,對於長期以來,苦於“忠實粉絲卻不是目標用户”,以及缺少曝光度的“櫻花大戰”而言,也不失為為一劑良藥(就當前階段而言)。

    創造了FGO傳説的這家公司,把“櫻花大戰”做死了?(上)

    創造了FGO傳説的這家公司,把“櫻花大戰”做死了?(上)

    就粉絲基數而言,這兩位確實給“櫻花革命”帶來了不少額外的關注

    30億日元事件疑雲

    12月15日,經歷了一次短暫跳票的“櫻花革命”,終於趕在新年之前,同步登陸谷歌商店與蘋果商店,運營方似乎也準備趁着年度交替,人們的消費慾望最充沛的時候,為這部新作取下一個“開門紅”。

    創造了FGO傳説的這家公司,把“櫻花大戰”做死了?(上)

    遊戲開始正常運營,玩家下載登錄,領取事前登錄獎勵,遊玩抽卡,遊戲的總下載量也很快突破早先的登錄人數,只要沒有意外,“櫻花革命”的營收之路,也就應該就此慢慢走上正軌。

    但讓世嘉和DELiGHT WORKS沒有想到的是,別説老玩家了,就連這次主要瞄準的新生代用户羣體,似乎都不太願意為遊戲買賬。

    遊戲配信的首月裏,“櫻花革命”不僅沒能什麼精彩的表現,就連氪金榜的前50位都沒有進入。而在用於軟件下載的蘋果和谷歌商店中,該遊戲的玩家評分,從上線開始就在持續下滑,僅僅半個月的時間,這兩個平台的評分就雙雙跌破3.0。

    創造了FGO傳説的這家公司,把“櫻花大戰”做死了?(上) 

    玩家評分到現在還在下跌

    50名以外大概是什麼概念?

    以《明日方舟》日服舉例,去年1月中旬正式上線,僅僅用了一週不到的時間,就在競爭激烈的日本手遊市場“大殺特殺”,躍身進入氪金榜前20名,並且將這個成績一直保持至今。

    “櫻花革命”這樣的開局,當然誰都看不下去。

    玩家們開始在社交網絡表達自己對於“櫻花革命”遊戲系統,以及DELiGHT WORKS的不滿。這些不滿,主要集中在兩點,“角色都是醜女”和“FGO翻版”。

    創造了FGO傳説的這家公司,把“櫻花大戰”做死了?(上)

    在推特上,“櫻花革命”的第一個關聯詞就是“醜女”

    “抽卡”是當下氪金手遊的主要營收手段。在“櫻花革命”的抽卡設定中,主角一行人需要從日本各地,尋找能夠穿上“靈子禮裝”戰鬥的少女,“日本各地”便成為了遊戲重要的要素,抽卡的活動也基本上圍繞地區展開。

    這些設定本身非常有趣,但卻由於其中不少角色不夠可愛,或者説缺少特點(抓不住玩家性癖),遭到玩家詬病,在社交網絡上,這一過程甚至被日本網友們,無情地嘲諷為“收集各地醜女”,或是“全國醜女巡禮”。

    創造了FGO傳説的這家公司,把“櫻花大戰”做死了?(上)

    “四國地區少女出貨率UP活動”

    除去有些過頭的調侃成分,“櫻花革命”中奇形怪狀的“靈子禮裝”,也確實讓不少玩家看傻了眼。有些角色雖然立繪可愛,建模也説過去,但一進入戰鬥狀態,立刻變得“土味十足”,直接勸退了一批衝着“美少女遊戲”名頭,入坑的玩家。

    創造了FGO傳説的這家公司,把“櫻花大戰”做死了?(上)

    即使是從最刁鑽的角度出發,我也很難稱讚這個機甲設計“優秀”

    在極度萎靡的開局,以及玩家的聲討中,“櫻花革命”迎來了本該是第一輪營收大頭的日本新年,眼看別家手遊,一個個都憑着新年活動,開啓了卷錢模式,自家卻被一篇所謂的新聞報道,頂上了推特熱搜。

    2021年1月5日,一篇標題十分扎眼的文章,開始在互聯網上瘋傳。

    這篇發表在日本經濟新聞類網站“Business Journal”上,名為“世嘉《櫻花革命》暴死&炎上的‘合理理由’?開發費超過30億,營收僅有7千萬”的文章,在直指“櫻花革命”痛處的同時,更像是一粒迸濺在乾草堆上的火星,在意想不到的時刻,引燃了所有玩家的“攻擊慾望”。

    創造了FGO傳説的這家公司,把“櫻花大戰”做死了?(上)

    這篇報道到直接給“櫻花革命”送進了推特熱點

    一時間,大量關於“櫻花革命”的討論在網絡上流行起來,而關注的重心,也全部集中在這標題的“30億日元”身上。

    在這篇文中,作者在私下對多名遊戲界業內人士,以及世嘉的內部員工進行了專訪,根據這名內部員工透露,“櫻花革命”的總項目耗資超過30億日元,是世嘉為了逆轉當前的經營困境,作出的“拼死一搏”。

    創造了FGO傳説的這家公司,把“櫻花大戰”做死了?(上)

    開發費30億和營收7千萬是這篇報道的最大焦點

    此外,文章還引用了日本遊戲營收數據分析網站,“Game-i”的營收值預測結果,將“櫻花革命”12月的營收數據,直接定為7370萬日元。

    除開30億和7千萬,在文章的後半段中,所謂的“內部員工”還對管理層“為何選擇DELiGHT WORKS”,作出了一定程度的解釋:

    “因為那個DELiGHT WORKS,是創造了FGO營收神話的公司,他們的話,也許可以為處於困境中的世嘉‘扳回一城’”。

    不過按照這位“內部員工”,和所謂“遊戲開發者”的想法,FGO不光“美工拉胯”“吃相難看”,作為RPG核心的戰略性也幾乎等於沒有,這次的項目,很有可能是世嘉高層的一次“錯誤決策”。

    創造了FGO傳説的這家公司,把“櫻花大戰”做死了?(上)

    這篇報道,也以同樣的形式,在中文互聯網上瘋傳

    “這玩意兒花了30億日元?”

    “30億元是不是被誰獨吞了”

    “説到底FGO的大賣,也根本不是DELiGHT WORKS的功勞啊。”(我也是這麼覺得的)

    不管是支出還是營收,都遠遠超出玩家們的想象,世嘉和DELiGHT WORKS,因此順利成為了互聯網上的“網暴對象”。“花巨資做垃圾”,讓不少玩家長期以來對的不滿一下爆發出來。

    這篇“火上澆油”的報道發酵之後,“櫻花革命”的營收進一步下滑,許多過去關於本作的製作人訪談活動,被網友翻出嘲笑。

    不過,如果你仔細閲讀過這篇文章,一定會對其中有一些業界描寫感到可疑,本着媒體報道應該有的嚴謹性,我對這篇文章中的一些信息引用,以及這個能拿到“超級獨家猛料”的新聞網站,進行了一次簡單的背景調查。

    更有趣的是,僅僅是將這個新聞網站的名字,輸入谷歌搜索欄,出現的關聯詞,似乎就已經暴露出了一些問題。

    創造了FGO傳説的這家公司,把“櫻花大戰”做死了?(上)

    “Business Journal”“可信度”

    結語

    讓我沒有想到的是,就在我為這篇文章收集資料的同時,這篇報道的編輯者,居然對報道內容進行了修改,而其中作為“7千萬日元”,這一重要信息引用資料來源的“Game-i”,也在自己網站的首頁,對相關信息作出了迴應,整篇報道的真實性一下變得曖昧起來。

    由於這一出乎意料的原因,我無法在一篇文章的篇幅內,將所有的事情表述清楚,因此決定暫時在這裏,做一個簡單總結。

    2020年11月初,世嘉宣佈正式將旗下的街機運營公司,“世嘉娛樂”出售,就此從經營了近半個世紀的街機產業撤離,引起一眾玩家唏噓,在這樣的條件之下,30億元的製作費用顯得格外刺耳,下一篇裏,我會詳細闡述Business Journal報道的真相,以及DELiGHT WORKS,不可思議營收神話背後的故事。

    玩家點評 0人蔘與,0條評論)

    收藏
  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
    分享:

    熱門評論

    全部評論